• 大药厂生死斗,购併潮愈来愈有戏

2020-06-30

大药厂生死斗,购併潮愈来愈有戏

国际生技大厂购併案热火朝天,单是 1 月就超过 330 亿美元; 估计,今年购併金额将有近五成的成长空间,其中又以癌症免疫疗法、罕见疾病热度最高。

购併是生技投资人最爱的话题之一。近年来购併交易量大幅增加,有价值的好案件竞争者愈来愈多,漂亮的待嫁公司顺势抬高身段,购併的买家往往要付出可观的溢价;因此,不仅被併的一方股价上扬,同类股甚至整体生技股也会被带动。

例如,市值约 800 亿美元的生技大厂赛基(Celgene),1 月 22 日宣布以 90 亿美元买下「CAR-T(嵌合抗原受体 T 细胞)疗法」企业 Juno,后者股价当天暴涨 26.8%,同业 Bluebird 与 Cellectis 也都涨逾 10%。然而,更有意思的是,2015 年与 Juno 结盟的基因编辑公司 Editas,也因伙伴被购併的消息跟着沾光,股价涨了 13.8%,其他两大基因编辑概念股也各涨 11%~13%。

药商今年购併额将成长五成

根据安永(EY)年初发布的统计,2017 年生命科学领域的购併交易达 2 千亿美元,2018 年的交易价值更将超过这个数字,接受调查的企业高层中,六成的人计划未来一年内积极进行购併。同样在 1 月发布数字的 Baker Mckenzie 则预测,2018 年全球医疗保健购併金额可能增加 50%,其中,北美就会占一半以上。

果不其然,今年才刚过一个月,5 家公开的国际大厂购併案件交易总金额,就达 330 亿美元,近 1 兆元台币!其中,赛基与赛诺菲(Sanofi)各出手 2 次,两家公司出手都达 160 亿美元;另一个交易则是日本武田(Takeda)买下一家干细胞公司,金额约 6.3 亿美元。

市值上千亿美元的赛诺菲,是不折不扣的大厂;不过,近 10 年几乎仰赖外部授权来支撑产品线。2016 年,赛诺菲曾打算买 Medivation,结果被辉瑞以 140 亿美元抢走;2017 年又在争取 Actelion 时,输给出价 300 亿美元的娇生集团。

赛诺菲一週内连买两家公司

失去耐性的股东开始对公司不满,直接表现在 2017 年第四季疲软的股价走势。没想到,今年开春局势大改,1 月 22 日砸下 116 亿美元收购血友病药厂 Bioverativ;透过这笔交易,赛诺菲将迅速在血友病市场占有更佳地位,同时在罕见疾病领域的实力也因此扩大。

1 月 29 日,赛诺菲又以 48 亿美元收购奈米体(nanobody)技术公司 Ablynx。这次故事更精采了,Ablynx 成立才 6 年,但已有 45 项开发计画,合伙对象都是喊得出名号的默克、诺华、AbbVie 等;其中 8 项候选药物已进入人体临床试验,并有一个罕病药物预定上半年送件 FDA(美国食品暨药物管理局)申请核准。

姿色颇佳的 Ablynx 成了大厂眼中的好对象,2017 年 12 月,市值约 1,200 亿美元的 Novo Nordisk 二度出价收购 Ablynx,却遭对方断然拒绝。于是 Novo Nordisk 今年初公布此事,希望利用舆论及投资人的力量让 Ablynx 出面协商,但业界反而认为此举会引来更多提亲者。

赛诺菲就是杀出的程咬金,20 天后即以高于 Novo Nordisk 出价 50% 以上的 48 亿美元抢亲成功,搞得 Novo Nordisk 年初以来的股价涨幅,一口气都跌掉了。

1 月并列生技购併案主角的赛基,也谈成历来最大手笔的购併案,以 90 亿美元买下 Juno 的 90% 股权(原本赛基持有近 9.7% 股票)。这次购併案让 CAR-T 领域的硝烟味愈来愈浓。

2017 年,生命科学业界 2000 亿美元的购併,除了最大的娇生集团以 300 亿美元买下 Actelion,就属 Gilead(吉利德科学)投资 120 亿美元取得 CAR-T 厂商 Kite 最为人津津乐道。CAR-T 已然是细胞免疫疗法的新巨星,2017 年美国 FDA 一口气核准两项 CAR-T 疗法,其中一项就是 Kite 的产品 Yescarta,而 Yescarta 核准的时间就在 Gilead 出价购併后的 2 个月内。

这让大家看出一个道理:买家常被那些药品接近批准的公司吸引。Gilead 2017 年买 Kite 是一例,今年赛基购併 Juno 又何尝不是。Juno 的旗舰产品 JCAR017 今年将提出药证申请,期望 2019 年取得 FDA 核准,赛基抢在药证前买下公司,加快站稳在 CAR-T 领域的脚步。

赛基砸上百亿美元扩版图

购併 Juno 前,赛基 1 月 10 日已先以 70 亿美元收购 Impact Biomedicines,这家公司以旗下治疗骨髓纤维化的药物 Fedratinib(JAK2 激酶抑制剂)闻名。这颗药曾在 7 年前被赛诺菲以 6.35 亿美元买下权利,并视为肿瘤领域的核心产品,无奈后来因副作用问题,被 FDA 要求停止试验,连带赛诺菲也终止其他 7 个临床试验,放弃了此药。直到 2016 年,当初的共同发明人想争取此药败部复活,成立 Impact 公司,并以部分股权向赛诺菲换回药物的权利及研究数据。

没想到,Impact 成功说服 FDA,当初的副作用并非因此药引起,因此 FDA 2017 年 8 月撤销停止临床试验的命令,赛基买下此公司后,预计年中送件 FDA 申请新药核准。不过,FDA 点头前一切都有变数,因此赛基虽开价 70 亿美元购併 Impact,但签约时只先支付 11 亿美元,其他则是分阶段的里程碑金。

赛诺菲今年雄心勃勃,还成功抢了 Novo Nordisk 的猎物;但在赛基购併 Impact 案中,赛诺菲的角色就有点酸味了,毕竟当初是赛诺菲先看上 Impact 手上那颗药,不料最后的核准成功却可能落到赛基身上。这些生技产业界的故事,活脱脱是高潮迭起的热门影集。

(全文未完;本文由 财讯 授权转载;首图来源:Flickr/Sanofi Corporate CC BY 2.0)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 相关推荐

申博太阳城_申博亚洲网站|品味精致生活|网站地图 申搏sunbet360 申博sunbet360